不死于外力的摧毁却毁于内部的腐朽:浅谈西罗马帝国的衰亡

,是日耳曼的武力进攻颠覆了罗马世界;事实上,罗马帝国北方的“蛮族”的活动是多样化的,并非只是武力进攻,并且帝国的压力并非源自一处,压力其实常常来自帝国的内部。,“古代”日耳曼文明持续存在了多个世纪并为中世纪文明的诞生做了准备;事实上,古代日耳曼根本不具有一体性。一个伟大的文明国家,其灭亡,常非由于外力的摧毁,而是其内部的腐蚀所造成的。

罗马衰颓的基本原因,在于它的人民,它的道德风气、阶级间的斗争、商业的败落、官僚作风的专制政治。繁重的课税及耗费繁大的战争。

西普西安将帝国的衰败归于自然因素“雨水和阳光均告减退,矿产几已用竭,农人在田里无法工作了······”蛮族的侵入,以及蕴藏丰富的矿脉经多世纪的挖掘,无疑使罗马帝国贵重金属的供应量大为降低。在意大利中南部滥伐树木,水土流失,以及无秩序的政府使意大利比以前更贫穷。

罗马人口锐减也是原因之一。当时罗马倡导家庭节育,并且在东方习俗传入西方之时,阉割之风也大为兴盛。还有就是战争、叛乱及瘟疫,使罗马损失了大量人口,而日耳曼人却急遽繁衍。罗马帝国的被征服,实非由于外来蛮族的侵袭,而是其境内蛮族不断地繁殖所造成的结果。

另外,罗马人民对于美学和道德的标准的下降,导致色情泛滥,而政治上的自由却大为减少。

罗马的经济衰颓,已经成为不可挽回之势。谷粮短缺,大庄园败落,运输退化,贵重金属流入东方,穷人和富人间毁灭的冲突,政府开支增加,农业上受到农奴制度的束缚,工业上受到阶级制度的束缚。

摧毁人民的公民意识,也丧失其政治才能。罗马人民对政府国家不再有兴趣,而只专注于自己的业务、娱乐、军团、或寻求自己的解脱。

失去领导重心以及独立自主的地位,蛮族不过是趁虚而入。“罗马帝国早就已经在衰落中,蛮族的入侵只不过是为罗马漫长的衰落过程画一个句号罢了。”

还有一种观点是基督教毁了罗马帝国。持这个观点的人认为:这个宗教,毁了旧的信仰,而这个信仰,却是罗马人民道德及国家安定之所系,罗马基督教不仅对古典的文化宣战(包括科学、哲学、文学、艺术),它将东方的神秘色彩带进罗马现实而恬淡的生活中。它使人们的思想,由积极的现实生活转变为消极地准备世界末日的来临。更使人沉迷苦修与祷告,求得个人的解脱而不效忠国家而求取集体的拯救。基督教散布和平与不抵抗的观念,不利于政府号召人们参与战争。

然而,基督教并非存心造成信仰上的纷乱,以致渐使罗马帝国崩溃。基督教的成长,与其说是罗马帝国衰颓的原因,毋宁说是罗马帝国衰颓所造成的结果,在基督出现以前,旧的宗教即已告瓦解。罗马帝国征服希腊是道德沦丧之始,到尼禄王时已经败坏到了极点,而基督教对罗马帝国伦理道德的重整,颇有裨益,就因为罗马帝国的日渐萎缩,才使基督教快速地发展。

人们对国家渐渐失去信心,罗马帝国为了保全财富而不体恤贫穷,为了捕获奴隶而去打仗,为了奢侈的享受而尽力课税,不能把人民从饥饿、疾病、侵扰及贫困中解救出来。

而外因就是亚洲西北的匈奴人扩张而移入的结果。罗马帝国后期内部的社会变革其实是有着北方“蛮族”的参与的。政府提拔“蛮族”将领,后期失去了对蛮族的控制。西罗马帝国灭亡的过程,不再赘述。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bvacp.com/,罗马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