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骑士血洒楚措拉

下面这两幅画作都是表现了悲壮的楚措拉战役(BattleofCecora)的场景。这场发生于公元1620年的血战,是波兰—立陶宛联邦与奥斯曼帝国在摩尔达维亚地区长期争霸背景下的一次冲突,曾一度导致波立联邦政权处于危机之中。

在多瑙河三公国史上,摩尔多瓦大公国虽然名义上是奥斯曼素丹的附庸,但波兰王国一直对其有强大的影响力,自十七世纪初波兰大贵族扎莫伊茨基直接率军进入摩尔多瓦,罗马击溃当时正试图统一三公国的瓦拉几亚大公勇敢者米哈伊后,波兰与奥斯曼帝国就摩尔多瓦大公的继任问题,就展开了漫长而疲乏的长期争夺,史称“摩尔多瓦权贵战争”。

1620年,本来就因札波罗热哥萨克与克里米亚汗国对奥斯曼帝国和波兰的分别袭扰,而关系日趋紧张的两大国间,又因奥斯曼宫廷遣使免去摩尔多瓦大公加斯帕尔·格拉齐亚尼(GasparGraziani)的职务,并令其亲到伊斯坦布尔受审而矛盾趋于激化,而后者显然不甘束手就擒,奋起叛变,袭杀了身边的奥斯曼帝国派驻的官员和军队,向波立联邦求援。在哈布斯堡皇室的怂恿下,波立联邦决定先发制人、出兵摩尔多瓦。

由于事起仓猝,波兰军队没有完成充分的集结,在立陶宛军和乌克兰哥萨克骑兵都未能到达的情况下,波兰军队就已经前出至摩尔达维亚的楚措拉地区,而他们想象中的摩尔多瓦大公格拉齐亚尼的摩尔多瓦军队,由于大部分贵族持骑墙观望的态度,加入到波兰军队中的摩尔多瓦人仅有千人左右。开始时与之对敌的,是奥斯曼帝国的附庸之一诺盖布扎克部落首领特米尔汗,其部仅五千余人,可波兰军队统帅七十岁高龄的指挥官斯坦尼斯瓦夫·茹乌凯夫斯基过于持重,未能及时发动进攻,而是与之对峙僵持。

到了9月10日,由伊斯坎德尔帕夏率领的奥斯曼、鞑靼及瓦拉几亚联军两万余人到达战场,其实这支部队本来是出发去匈牙利支援加布里埃尔·贝瑟伦与哈布斯堡家族作战而路过此地,而波兰等待的立陶宛和哥萨克军却依然未到。这样兵力的优势转到了奥斯曼人方面,他们也抓住时机,于9月18日发起了进攻。

战斗的过程对于波兰军队来说就是一场灾难,本无斗志的摩尔多瓦前大公格拉齐亚尼临阵怯战而逃,他的一些部下甚至为了讨好奥斯曼人,转而攻击了波兰军队的侧翼。到了20日,波兰军队基本上已经处于败势,到了29日,波军决定撤退,他们用车阵突破了奥斯曼军队的封锁,但在随后被奥斯曼军、诺盖军骑兵的不断追击下,撤退变成了溃散,在10月6日,在接近波兰摩尔多瓦边境的德涅斯特河畔,奥斯曼联军再次对波兰军队发起了一次猛烈攻击,由于波军中的雇佣骑兵和贵族亲兵们的夺路而逃,波军防线全线崩溃,主将茹乌凯夫斯基被杀,(头被插在一根长矛上,并送给素丹奥斯曼二世亲视),副将科涅茨波尔斯基,以及大贵族斯坦尼斯瓦夫·波托茨基、塞缪尔·科莱茨基、米克瓦伊·斯特鲁希、米克瓦伊·波托茨基、扬·茹乌凯夫斯基等皆被俘虏,其中科雷茨基公爵因为经常率军袭击摩尔多瓦的奥斯曼帝国派驻官员,而被押往伊斯坦布尔处决。而当初率先逃离战场的格拉齐亚尼大公,早在9月29日就在逃跑途中被杀。。。。

在取得此役的重大胜利后,奥斯曼二世素丹油然兴起亲征波兰的雄心,但在第二年的御驾亲征中,素丹陛下被波兰另一位老将扬·卡罗尔·霍德凯维奇率领的军队,在第一次霍奇姆战役中给挡住了,最终素丹不得不羞愧地退军。

未来的乌克兰哥萨克大起义的领导者赫麦尔尼茨基(BohdanKhmelnytsky),当时也血气方刚地随父亲参加了波兰军队的远征,结果其父被杀,自己和奥夫·科尼科尔斯基等不幸被俘,在君士坦丁堡度过了两年的囚徒生涯,直到波兰方面支付了赎金后,他们才得以侥幸地返回故乡。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bvacp.com/,罗马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